您好!欢迎光临光头强钣金加工设备有限公司
 ※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钣金加工一站式制造供应商
设计定制、生产加工、整机装配、设备接线
客户咨询服务热线:
13988888888
热门搜索: as  a href=_1__2_/a  a href=12/a
公司新闻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张丰毅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饱含泪水

张丰毅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饱含泪水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11-25 05:35     浏览次数 :


  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饱含泪水

  说明:这是2011年休学做乙肝公益时写的一篇文章,最近时常让我想起。今天又看了看,发现公益这条路,消除乙肝歧视这条路,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艰难的不是我们没有能力做事,而是我们做事的经费难度大于我的现象。

  当然我也坚信,当你在做一件傻傻的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人和你一样傻。今天收到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捐款1万元。张丰毅是一个网友,也是一个朋友捐的,我们见过两面,平时几乎不联系,但是我们其实一直在同行。

  今天,去东莞卫生局对查乙肝的虎门太平人民医院和东莞瑞格尔医院的处理结果,两家医院都被通报批评。但是,我对这样的处理结果非常的不满意,东莞卫生局的态度虽给力,但是国家禁查乙肝的规定却不给力,又怎能指望有一个给力的处理结果,让医院受到具有实质性的处罚?

  由于前往采访的记者很多,采访结束已是晚上8点。没有时间吃晚饭就坐上了从东莞回广州的大巴车。在大巴车上,吃着昨天送深圳卫生局被退回的鸭梨充饥,但是吃着吃着,眼泪却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吃着鸭梨,我又想起了深圳卫生局工作人员给我说的话“不要因为这件事,断送了你的后半生”;

  吃着鸭梨,我想起了卫生局工作人员训斥我作秀,要我好好向旭日阳刚学习,踏踏实实的做事情,不要想着炒作。

  吃着鸭梨,我想起了他们工作人员叫来两名保安,还把信访室的门关上,我当时就感觉像是被黑社会绑架了。

  吃着鸭梨,我想起了还有多少的乙肝战友因为国家规定的不给力,而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平等就业的机会。

  吃着鸭梨,我又想到了还有多少的查乙肝的公司和医院逍遥法外?深圳卫生局连给查乙肝的医院一个通报批评都不舍得,哪里还谈国家禁查乙肝政策的落实,哪里还谈国家三令五申的重视?

  吃着鸭梨,想到3月9日国家三部委出台的《关于切实贯彻就业体检中乙肝项目检测规定的通知》,还是那样的华而不实,还是那样的对查乙肝的医院和公司的“宽容”。

  吃着鸭梨,我想起了在今年离家前,家里开了家庭会议,爸爸妈妈、哥哥嫂嫂一致表决,要求我不要再管闲事,不要做这样的事情。而现在,我已经得罪了广州、深圳和东莞各地的医院和公司,心中不禁有些胆颤。

  而像深圳卫生局这样的工作人员有怎能体会到乙肝反歧视这条道路的曲折与艰辛。

  今天是第一次到东莞,不知道东莞火车站离市区很远,于是打车从火车站到卫生局花了203块钱。我用祈求的眼神,希望出租车司机少收我20块钱,因为我的钱包里总共只有200块钱。最后出租车司机只少收了3块钱,我掏空了钱包,给了他仅有的200块钱。从东莞卫生局取完对查乙肝医院的处理结果出来,去东莞市劳动监察支队举报查乙肝的粤电集团,好在东莞电视台的记者开车,不然身无分文的我都不知怎么去劳监支队。在劳监支队楼下打印举报材料所需的6元钱,都是东莞电视台的记者帮忙付的。还好,后来路上碰到取款机,取了钱买了回广州的车票。在此,要感谢东莞电视台的记者。

  在广州的这段时间,都是住在朋友“阿卡”在城中村租来的小房间里。阿卡是地中海贫血基因的携带者,在广东这边携带这个基因的人很多,超过10%。地中海贫血症是一种隐性遗传病,仅仅携带这种基因是永远不会发病的,也完全可以正常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但是,阿卡却在前年报考佛山市公务员(警察)的时候,被查出是地中海贫血基因携带者而拒录,跟他一起被拒录的还有30多名跟他一样携带相同基因的年轻人。这让我想到了,在2005年之前,中国一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也不能考公务员。

  去年,阿卡为了证明携带地中海贫血基因不是病,骑自行车从广州到上海,我们在杭州相识,然后我陪他骑自行车从杭州起到上海。后来,喜欢骑自行车的阿卡回到广州找了个卖自行车的工作,对于一个从警官学校毕业的本科生却找一个卖自行车的工作,经理非常的吃惊,而阿卡也并没有告诉经理这背后的故事。今天,阿卡辞掉了卖自行车的工作,说他今年还想考公务员。

  年前最冷的时候,住在阿卡家里,被子不够盖,我和阿卡就穿着衣服,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就这样,我们睡了一个冬天。还好,现在的广州气温已回暖,不再那么冷了。

  还记得1月25日,去广州市卫生局取对暗查乙肝的电力一局医院的处理结果的前一晚,紧张得睡不着觉,一方面是心中非常的期待电力一局医院被取消体检资格,另一方面又担心广州市卫生局包庇、纵容医院。就在这样紧张得情绪中熬了一晚,几乎为睡觉。最后,医院被停业整顿一月,结果不算失望,也不算特别给力。而现在,这个医院又重开体检业务了,在利益面前,这个医院又能真正的做到禁查乙肝?

  看到近日关于网上乙肝“作弊药”盛行却可能致命的新闻,看到乙肝体检枪手市场依然火爆的新闻,再看看3月9日,国家三部委又再次出台了一如既往不给力的《关于切实贯彻就业体检中乙肝项目检测规定的通知》。

  想到这些,想想深圳市卫生局工作人员“不要因为这件事,断了后半生的路”的话,我哭得越发的厉害,泪如雨注。

  如果我的一滴泪,能够让多一个医院真正落实国家入职禁查乙肝的政策;

  如果我的一滴泪,能够让多一个公司入职不再检查乙肝,不再拒录乙肝病毒携带者;

  如果我的一滴泪,能够让多一个政府部门真正的去执行国家的政策;

  如果我的一滴泪,能够让多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享有平等就业的机会;

  我,愿意让我的眼泪一直流下去,哭完了泪水,还有血水,直到乙肝歧视的坚石被击穿。东莞电视台的记者问我休学维权值不值,我只说了句“如果我没有休学,暗查乙肝的电力一局医院仍然逍遥法外”。

  我问我自己,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饱含泪水。因为我总是对我的祖国充满了希望,而收获的却往往是失望。但只要心不绝望,就有希望。

  虽然国家出了一个又一个不给力的规定,但是每一个新禁查乙肝新规定的出台都有进步。我哥在今年换工作体检时,也未检查乙肝项目。2010年中央电视台十年法治特别节目中,国务院法制办的袁副主任讲到,“主席和总理多次批示,要求解决乙肝歧视的问题”,“去年,我们让中国驻各国大使馆查各国乙肝体检的规定”。

  真希望有一天,能够以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请主席和总理吃顿饭,希望有一天,不管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地中海贫血基因携带者还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他们都享有平等竞争的机会。希望有一天,大家谈起乙肝的时候,就像谈起感冒一样平常。

  路,在脚下,就看有没有人去走!

  同时感谢反歧视路上的同行者,路边的加油助威者,感谢阿卡,感谢所有关注、并支持我的朋友,也希望阿卡今年能成功考取公务员。

  2011年3月10日初稿

  2011年3月11日定稿

  当然,您也可以考虑捐款支持雷闯团队(亿友公益),捐款账号信息:

[返回]   
下一篇:没有了